网页聊天
live chat

2020年快递将达700亿件 智能物流加速

《经济参考报》6月4日刊发题为《数智化转型渐近 智能物流骨干网建设加速 》的报道。文章称,在近日召开的2019全球智慧物流峰会上,获悉,到2020年,我国快递量将达到700亿件,快递行业遭遇增长下的烦恼。

2020年快递将达700亿件 智能物流加速

如何实现快递业降本增效,更好满足“最后100米”服务需求,成为行业面临的巨大挑战。未来快递行业将从数字化向数智化加速转型。此外,菜鸟已启动智能物流骨干网数字化加速计划,未来三年将与主要快递公司一起致力于快递业降本增收500亿元。

快递行业增长下的烦恼

近年来,中国快递包裹迅猛增长。过去一年,中国流转包裹数超过500亿个,比前年增加大概100亿个,增量接近美国全年包裹流转总量。“2010年只有23.4亿件,收入500亿,2018年达到507.1亿件,收入达到6000万。到2020年,至少将有700亿件快递件和一万亿市值。”国家邮政局研究发展中心主任助理方玺表示。

“快递行业面临成长的烦恼,这个烦恼包括人工成本持续上升和价格下行给企业带来的压力、企业成长过程中的产能瓶颈等。”兴业证券交通运输行业首席分析师龚里说。

“快递已进入规模时代,2019年很有可能单天业务突破两亿。”双壹咨询创始人兼总经理龚福照说,现在的模式能否支撑未来的业务发展成为一大挑战。此外,从人口背景看,人口老龄化趋势下行业普遍缺人。如何尽一切可能减少对人工的依赖和提升管理效率,是在应对未来发展时必须遵循的基本原则。

快递行业还面临不少痛点,方玺指出,由于数据不透明和过程不透明,造成闲散资源浪费,运作效率较低。此外,商业的决策缺乏数据支撑,安全性也面临挑战。

“中国的快递已经走到新的十字路口。”圆通速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喻渭蛟说。

从数字化向数智化转型

在业内人士看来,破解快递行业面临的烦恼,必须通过科技手段,用数字化来解决。“我们实现500亿包裹的时候,如果没有平台的牵引,没有平台提供数字化的底层设计,中国的快递业不可能走到今天。数字化是行业发展的底盘和加速器,可以打通所有环节,实现全网动态把握,高效匹配创造物流价值。”方玺说。

韵达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聂腾云也表示,从第一张电子面单开始,整体快递时效的提升都是因为有了数字化。数字化带来的整个行业的效率提升是非常显著的。快递应该进一步提升效率、降低成本,给用户和消费者带来价值和好的体验。

“未来的挑战是能力提升的挑战,要加大基础设施建设,加大智能化的投入,特别是数字化的投入。”中通快递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赖梅松说,在实际收、转、运、派四个环节,数字化未来是基础,通过数字化让效率更高、生态更加协同。

百世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周韶宁也认为,如何借助人工智能、数据分析,提高行业效率、实现服务的多样性、提高客户满意度是每个企业所面临的挑战,也是最大的机遇。一方面,要用技术手段加大对智能化、信息化投入,另一方面,要加强对末端网点的培训和渗透。

方玺指出,快递数字化转型未来的格局非常宽广,未来数字化转型要掌握核心关键技术和产业发展主导权。通过规模化应用应对数字化浪潮挑战,重构行业价值链,提升数字化客户体验。还要推进解决大型企业和中小企业、东部和西部、城市和农村、干线和末端以及国内和国际不平衡的问题。

值得一提的是,菜鸟总裁万霖当天宣布,启动智能物流骨干网数字化加速计划,目标是未来三年与中国主要快递公司一起,为全行业创造500亿元新价值。其中包括:未来三年,菜鸟裹裹联合快递公司每年为10亿人次提供全新寄件服务,菜鸟驿站与快递合作伙伴共建10万个站点提供包裹服务,菜鸟IoT技术连接1亿个智能终端设备等,使得快递业成本进一步降低,同时开拓收入新蓝海。业内认为,此次菜鸟数字化加速计划的启动,将驱动快递业进入全面数字化的新阶段。

阿里巴巴集团CEO、菜鸟网络董事长张勇则表示,未来的物流一定是从数字化到数智化,数智世界将是我们共同面临的时代。过去6年,菜鸟与中国快递物流行业一起,打造了一张智能物流骨干网,并引领着整个行业加速数字化转型。整个物流业都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而变化的起点正是数字化。所有的数字化,都在为未来的智能化做必要准备。

“数智化的世界才刚刚开始。”张勇表示,“未来的新技术发展,特别是IoT的发展,不仅会带来现有物流要素的数字化,并走向智慧化和智能化,也必将会创造新一代的物流要素。”

“最后100米”需共建共享

末端建设也成为当天会上讨论的焦点。2019年是末端大战,各地都在加快建末端。“今年末端建设数字化非常快,预计今年双十一的签收峰值是日常的两倍以上。”中通快递副总裁倪根炎说。

周韶宁认为,末端服务对于快递企业来说,未来将是提供创新、数字化、服务等方面最重要的环节。

“‘最后100米’是我们触及消费者的地方。我们是要去努力满足多层次的各种的需求。”聂腾云说。

菜鸟副总裁、菜鸟联盟秘书长史苗指出,面对越来越复杂的商品的变化、消费者的变化、商家的变化,末端更多的机会在于如何去服务好更加多元化的商家和消费者的需求。

“‘最后100米’过去全程都是门到门服务,当前已经有非常多的模式,比如自助柜、驿站等,未来‘最后100米’一定是共配、共建、共享,以及开放和赋能的模式。”赖梅松说。

申通快递有限公司董事长陈德军也认为,未来应上下融合、协同配合。一方面,公路货车空载率居高不下,而目前村村要通公交,铁路运能还不够,快递物流需要加强相关融合。此外,“最后100米”如果由单一某一个快递公司、某一个物流公司去配送,成本是居高的,如果实现共享,利用快递柜、驿站和末端门店,进行一些协同配合,就能降低更多成本。

据了解,电子面单就是菜鸟和同行共同制定标准继而进行数据革命的一个案例。“建议快递企业联合起来,在更多层面,比如,车的层面、人的层面、物理设施层面以及更多IoT层面,去建立一些共同标准。”史苗说。